行业观察|从中国台湾少子化看辅助生殖的长线红利

  • A+
所属分类:试管资讯

行业观察|从中国台湾少子化看辅助生殖的长线红利

生育孩子,是每对夫妇成家后最真切的期待。然而最新的报道中显示,中国台湾少子化问题已经成为不可逆的趋势,曾一度被评为全世界生育率最低的地区。在生育女性中,高龄产妇开始增多,凭借辅助生殖方式产子创历史新高。

造成中国台湾少子化的原因纷繁复杂,其中就包括女性育龄年龄的推迟。中国大陆也开始有女性育龄年龄延后的迹象,是否人口与生育情况会复制中国台湾少子化的道路?在高龄产妇与不孕不育人数不断增长下,中国的辅助生殖行业又将如何发展?

中国台湾:少子化严峻

在经济学中有个名词叫做人口负增长,就是当地的出生人口数小于死亡人口数,造成现阶段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呈现负数。

根据中国台湾内政部门统计显示,在中国台湾地区2020年正式进入人口负增长阶段。与此同时,中国台湾的生育率在也在呈现断崖式下跌。

图表一:中国台湾生育率

数据来源: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2019年世界人口前景》,格隆汇整理

从平均每位母亲生育6.72个婴儿到如今仅为1.15个婴儿,背后折射的是政策变化与社会变化。

伴随着大量外省人口迁入,1946年至1951年,中国台湾人口年均增长率超过5%,并带来了1950年代的婴儿潮。

然而超高速的人口增长,让当地面临严重的人口压力。1964年,中国台湾卫生署成立家庭卫生委员会,全面推行节育政策,舆论口号从婚后三年才生育,最多不超过三个孩子到两个孩子恰恰好,男孩女孩一样好,并配合生殖服务、政策倾斜等柔性方式实施。

伴随着节育政策的推进,外加经济快速发展,中国台湾的生育率从1960年代接近6的高位下降到1970年的4,到1985年后更是进入了生育率1的时代。

过快下滑的生育率,引起了当地社会的反思。1990年,中国台湾当局修定人口政策纲领,提出两个孩子很幸福,三个孩子更热闹,正式放弃节育政策转而开始鼓励生育,并在各种生育扶助政策上进行倾斜。

不过,鼓励生育政策出台,并没有阻止中国台湾的生育率进一步下滑。从1990年的1.81略降到1997年的1.77,之后急转直下,到2004年降到1.18后,台湾生育率一直在1.2以下的超低水平徘徊。

断崖式的出生率,拖延式的生育年龄

人口出现少子化,并不只是存在在中国台湾地区,近年来在中国大陆也在面临同样的问题。

在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大陆曾出现两次大规模人口高速增长的情形。但伴随着少生优生以及独生子女政策施行以来,出生人口持续下滑。

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实行后,当年出生人口攀升至1786万,2017、2018年分别降至1723万、1523万,2019年下降58万至1485万,全面二孩政策效应持续消退,根据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出生人口为1200万人。虽然2021年落地三胎政策鼓励生育,但在高生活成本,社会压力大等因素下,根据泽平宏观数据预测,在中预测情形下,中国出生人口将在今后2-3年内跌破1000万人口。

图表二:中国出生人口(万人)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泽平宏观,格隆汇整理

如果换成生育率来看,或许更加清晰明了。

根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2019年世界人口前景》数据统计显示,每位母亲一生平均生育人口数从早期的6胎逐步下降至70年代的3胎,而在下一代的生育潮中基本处于1.6胎的水平,2020年七普数据显示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这个数值不仅远低于2.5的全球平均水平,甚至低于以少子老龄化著称的日本。换言之,在当前的现状中,每位母亲生育处于一胎或两胎成为大部分人的选择。

图表三:中国大陆总生育率

数据来源: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2019年世界人口前景》,格隆汇整理

人口断崖式下降的背后,不仅与母亲少生优生有关,更与生育母亲所处年龄段后移密不可分。

在中国台湾地区,生育母亲的年龄近年来不断后延。根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2019年世界人口前景》数据统计显示,按照母亲年龄分类计算出生人口数来看,中国台湾在上世纪上半叶基本20岁到29岁的生育母亲为主流人群,但在21世纪以来,30岁以上的母亲开始逐渐增多,在2010年后30岁-34岁成为生育母亲的主力军。

图表四:中国台湾按照母亲年龄分类出生人口数

数据来源: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2019年世界人口前景》,格隆汇整理

在中国大陆地区,也存在女性生育年龄后移的迹象。根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2019年世界人口前景》数据统计显示,按照母亲年龄分类来计算,在2010年之前,中国大陆女性在20-24岁生育子女成为主流选项,但随着近年来随着社会压力等因素影响,2015年至2020年25岁至29岁生育子女人数开始超过20岁至24岁年龄段,并且30岁至34岁生育人数也开始增多。

图表五:中国大陆按照母亲年龄分类出生人口数(千人)

数据来源: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2019年世界人口前景》,格隆汇整理

育儿希望:辅助生殖的长期红利

无论是中国大陆还是中国台湾地区,生育率断崖式下跌,与生育女性人数减少,产子年龄后移有关。高龄生育直接带来的问题就是不孕率的上升,这也造就了许多家庭选择辅助生殖来实现生育。

2020年6月,台湾省卫生福利部国民健康署公布了《2018年人工生殖施行结果分析报告》,我们可以从中可以看出为何中国台湾在生育率下降的同时却在辅助生殖治疗周期数上创新高。

在1998年至2018年十年当中,台湾省进行人工生殖的女性年龄出现显著的推迟,高龄产妇占比增多。1998年台湾省进行人工生殖的女性占比最高的年龄为32岁,占比超8%。而在2018年,占比最高的女性年龄后移至35岁,并且35岁以上的女性占比相较1998年有明显的增加。

图表六:1998年至2018年台湾省人工生殖女性年龄百分比分布

数据来源:台湾省卫生福利部国民健康署,格隆汇整理

与此同时,伴随着人工生殖的技术不断成熟,在近十年当中,台湾省整体的治疗周期数拥有超高速的增长。虽然在2003年SARS期间受到影响,治疗周期数有所下降。但随着黑天鹅事件消失,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选择进行全胚冷冻,治疗周期直线呈指数型上升,2018年治疗周期数达到39840个。

图表七:1998年至2018年台湾省人工生殖治疗周期数、活产周期数与活产婴儿数

数据来源:台湾省卫生福利部国民健康署,格隆汇整理

为何中国台湾辅助生殖治疗周期数屡创新高?原因主要包括以下3点:

(1)中国台湾近年来迈入高龄化社会,适婚女性减少,导致整体生育基数降低。

(2)社会压力增大,因为生活成本增高,女性职场压力增大,生育年龄推后,自然生产相对困难,选择其他方式进行生产增多。

(3)医疗覆盖全,IVF技术成熟,成功率高。中国台湾医疗整体水平在亚洲排名名列前茅,可以与欧美先进国家同步,在第三代试管婴儿成功率上高达75-85%,在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数据来自国际辅助生殖技术委员会ICMART)。

如果将辅助生殖周期数与人口趋势作为叠加,可以显著看到两者呈现逆向关。以老龄少子化较为典型的日本以及中国台湾为例,伴随着IVF技术发达(如中国台湾)以及政策补贴鼓励辅助生殖措施频出(如日本)等因素影响下,辅助生殖周期数近年来呈现爆发式增长。

图表八:中国台湾辅助生殖周期数与人口趋势

数据来源:台湾卫生福利部,格隆汇整理

图表九:日本辅助生殖周期数与人口趋势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日本学妇产学会伦理委员会,格隆汇整理

反观国内,从时间上来看,中国大陆的人口变化与中国台湾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在时间上要晚于台湾。从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和达到1.3以下的超低水平来看,大陆的生育率的下滑要比台湾晚七八年左右,外加生育政策放开时间滞后更久,大陆的少子化速度可能比台湾还要更快。

从行业发展来看,中国台湾高龄产妇正在逐渐增多,近年来辅助生殖女性年龄在35岁以上占比最高。反观大陆地区,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31岁-40岁人口相较于前五年同比增长14.2%,辅助生殖目标人群主力军基数增加,辅助生殖行业爆发期即将到来。

从需求端来看,相比起中国台湾的辅助生殖高渗透率,大陆的辅助生殖需求量高,但市场渗透率还有待提高。根据安信证券数据统计,中国大陆IVF理想消费量将达到277万个以上/年,按照周期均价为3.5万计算,市场空间将接近1000亿。

后疫情时代的辅助生殖行业:强者恒强

对于辅助生殖行业而言,在大陆拥有牌照且技术过硬的医院少之又少,这也造就了在新冠疫情影响之下,行业出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

一方面,对于头部企业而言,并未受到太多的影响,通过远程就诊等方式,一些企业甚至出现更加火爆的格局。一些发达地区的私立医院,凭借高水准的技术与服务,成为当地中高端生育服务主要的提供商。

另一方面,对于行业中实力不强、品牌力弱的小型企业受到冲击,生存空间受到挤压,甚至出现倒闭的情形。对于辅助生殖整个行业而言,经过此次疫情,将有效提升行业集中度,也更加有利于行业的积极发展。

那么,辅助生殖的头部企业有哪些特质?

1. 运营能力:品牌效应强

中国患者更愿意在聘用著名医生的医疗机构接受治疗。此外,由于对团队结构及运作方面的担忧,中国在该领域经验丰富的医生相当稀少,并且经常对于是否要为民营辅助生殖服务提供者工作而踌躇不决。培养专业及经验丰富的专家要在中国建立有影响力的医疗团队需要大量时间及资源来发展出有效的营运模式以确保成功。

以已上市的锦欣生殖为例,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以及公司公告数据显示,锦欣生殖的成功率与IVF治疗周期数稳步增长,且远高于业内平均水平。根据最新的数据统计显示,2021年年公司完成27354个IVF周期数,成功率也保持在行业领先地位,其中总部医院(成都西囡医院及锦江生殖中心,深圳中心泌尿外科医院)成功率为54.5%。

2. 盈利能力:现金流强

一个企业拥有好的现金流,不一定有多少锦上添花,但一定可以雪中送炭,现金流的多少可以说是无比关键。

对于辅助生殖行业而言,仍以锦欣生殖为例,从最近一期的利润表中的盈利状况来看,锦欣生殖各项盈利指标表现亮眼。根据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公司辅助生殖医疗服务实现18.39亿元(YOY:+28.9%),其中成都地区实现收入8.81亿元(YOY:+20%),深圳及大湾区实现收入4.27亿元(YOY:42%)。2021年期末现金金额19.28亿元。

3. 扩张能力:版图拓展性强,业务半径放大

辅助生殖行业中一直集中度不是特别高的原因在于,在于区域化比较明显。区域化明显的背后,主要来自于扩张后能否拥有同样标准的体系去复制,如果能够以相同的标准进行扩张,那么就可以突破区域壁垒。

从最初的一家辅助生殖中心发展至今,锦欣生殖业务半径持续扩张,仅2021年,通过获得IVF牌照及收购等方式,公司新增IVF牌照4张,涉及中国云南、中国香港、美国加州等地。此外,公司从单一的辅助生殖业务提升至提供备孕、怀孕、产检、分娩及产后一体化的全生育生命服务,单一服务价值不断提升,未来发展势将拥有更强劲的动力。

小结

在锦欣生殖招股书的扉页中所写人生第一步,就在于努力向前。然而在社会压力等各方面因素影响下,想要拥有子女的第一步,却变得越来越困难。

女性结婚,生子年龄不断后移,也造就了对于辅助生殖治疗的刚性需求。相比起辅助生殖呈现爆发式增长的中国台湾而言,中国大陆的渗透率还有望提升。

从过往中国台湾给出的参考数据来看,在SARS冲击之后,仍然有强大的治疗需求,恢复速度较快,并且呈现指数型增长之态。换言之,在后疫情时代下,辅助生殖行业有望进一步恢复,市场容量或将达到千亿。

反观国内,对于龙头公司而言,锦欣生殖拥有足够的现金流御寒,外延式的扩张正在加快行业集中度的整合,呈现强者恒强的格局,值得关注与期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