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民间金融街挂牌十年:为全国探路,破民间金融监管难题

  • A+
所属分类:试管资讯

广州民间金融街挂牌十年:为全国探路,破民间金融监管难题

十年前,广州民间金融街挂牌,一众小额贷款公司结束了无监管的裸奔状态,开始被纳入规范化、合法化的发展轨道。

作为国内首个为中小微企业和居民个人提供融资借贷服务的民间金融街,广州民间金融街一头连着庞大的民间资本,另一头连着数以万计的中小微企业,十年累计为超100万户三农、中小微企业、个人提供融资超5000亿元。

从园区建设之初的30家民间金融企业到如今的338家,除了小贷公司,还有融资担保、小额再贷款公司、银行、证券、保险、商业保理、典当、基金等金融类企业,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征信评级等专业配套企业,民间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等科研机构,以及金融监管部门、金融法庭、金融仲裁院、公证处、警务室等法律维权机构,民间金融产业链日趋完善。

与之相应的是,广州对民间金融的监管从摸着石头过河到逐步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机制、手段,为全国探路,更具意义。

广东金融发源地

十年累计实现税收超70亿元

广州民间金融街(下称金融街)位于越秀区长堤,毗邻珠江北岸,百年前就有坊港纵横、货物如炽的盛况。长堤从1889年修筑开始就与商业、金融有天然的密切关系,成为各国商贸业和洋行抢滩中国的滩头阵地。1924年孙中山先生在长堤设立中央银行时,已有不少外国银行进驻,这个时期的长堤有着中国金融第一街的美称。

一路走来,仍可以看到金城银行、广东首家保险公司、原中央银行的旧建筑,记载着当年长堤金融业的辉煌,长堤也成为广东金融的发源地。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中央银行旧址位于沿江中路193号。建于1924年,原为1914年开设的中国银行广州分行行址。广州民间金融街管委会供图。

2021年12月底,澳门大丰银行广州分行在金融街的星寰国际商业中心揭牌营业。金融街见证了广东的金融发展史,大丰银行作为澳门本土的第一家银行,同样历史悠久,我们觉得跟越秀区的文化和底蕴非常契合。大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行公司业务部总经理陈迪青告诉南都记者。

澳门大丰银行前身为大丰银号,创立于1942年,并于1972年正式成为澳门第一家当地注册的银行。1984年,邀得中国银行注资参股。澳门回归后,大丰银行各项业务取得快速发展,目前已成为拥有26家澳门地区分行、在上海及广州设有分支机构的大型综合性跨境服务金融机构。

今年5月,澳门大丰银行广州分行成为该银行内地分行的管理行,将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业务重点,支持跨境金融、科技金融、绿色金融、民生金融等领域,积极服务先进制造、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

截至目前,金融街园区内入驻机构总数达752家,其中金融企业338家,包括小额贷款公司89家,基金公司11家,商业保理32家,融资租赁10家,典当行5家,银行及其分支机构13家,保险16家,投资咨询25家等,金融业主导优势明显。

十年来,园区金融业增加值、税收、融资额均逐年提升。设计了各类融资产品200余种,累计为超100万户三农、中小微企业、个人提供融资超5000亿元;累计实现税收超70亿元,2021年实现税收约为建设首年的20倍,经济效益实现巨大飞跃。

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徐秀彬评价,广州民间金融街自成立以来历经十年探索和实践,成为广州金融的一张亮丽名片,也是全国民间金融的一面旗帜。集聚了全市约80%的小贷公司,创造了全省乃至全国多项第一,很多监管措施和创新举措都是先在广州民间金融街进行试点,形成可复制、成熟的经验后再向全市乃至全省进行推广,广州民间金融街始终走在地方金融监管和发展工作领域的前列。

救急不救穷

扶持小微补位普惠金融

金融街成立的初衷,是为了让地下钱庄从灰色地带走到阳光下,以规范自由无序发展的民间融资市场。而这也成为金融街的特色和标签。

广州民间金融街管理委员会主任周芳对南都记者直言,十年前广州中小微企业数量众多,民间金融体量非常大但无序。当时经过慎重的考虑,广州将金融街定位为草根金融,重点服务中小微企业和个人,搭建平台、解决需求、规范交易。

我们计划将金融街打造成以民间金融为主导的金融集聚园区,不仅引进银行、保理,还有一些私募基金,与小贷公司一起形成一条完整的民间金融产业链。周芳说。

此举也得到了小贷公司的欢迎,持牌经营让小贷公司和园区共生共荣。针对小额信贷需求者短、小、急、频的融资特点,小贷公司能够提供周期灵活、快速放款的贷款产品,在传统金融机构力所难及的普惠金融领域发挥了补位作用。

长堤大马路和靖海路的交叉路口,广州民间金融街核心区。广州民间金融街管委会供图。

直白一点说,来小贷公司借钱的都是短期周转到银行借不到钱的,我们救急不救穷。广州惠众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惠众小贷)总经理袁涛说。

惠众小贷是国强公益基金会主发起设立的广东省首家准公益性小贷公司,为小微企业及困难个体提供低息甚至免息的贷款,助力乡村振兴。截至目前,惠众小贷的助农准公益金融产品已经发放贷款近3000万元。

尤其是近几年来,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中小微商户时常面临资金困难。在中大商圈从事布料批发业务的彭女士,租赁了2个商铺及1个仓库,在业务旺季时会有短期的融资需求,由于名下物业已向银行抵押融资,因此以自有档口经营权作为质押,向广州市恒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恒隆小贷)申请了商铺贷。在提交相关申请资料后,由于良好的经营情况,彭女士很快获得了恒隆小贷的商铺贷借款资金,解了燃眉之急,6个月后,正常的货款资金回笼,彭女士归还了借款。

据了解,疫情期间园区金融企业推出多款复工复产的创新金融产品,为企业持续正常经营提供信贷便利,累计放款超400亿元。

除了像恒隆小贷这样专做广州专业市场特色小贷的,还有专业服务三农的小贷公司。例如广州海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针对养猪户、鸡鸭养殖户、鱼虾养殖户分别设计了猪乐贷、蛋禽贷、鸭乐贷、鸡乐贷、鱼虾乐贷等多类农户小微贷产品,平均贷款金额在5万元-30万元,平均年利率10%-13%,期限2个月至1年,解决农户的资金周转问题。

事实上,每家小贷公司都有相对固定的客户群,由于资金池小,一般做的都是跟股东性质相关的业务领域。比如市属国企广州市建筑集团旗下的广建小贷,就服务于建筑集团上下游的一些供应商,为他们垫付资金以解决工程款审批慢的问题。

广东金融学院信用管理学院院长黄苹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小贷公司作为渗透实体经济的金融毛细血管,是优质民营企业参与金融活动最重要的方式之一,能够帮助核心企业快速解决上下游产业链及周边融资需求,助力行业更好更快发展

对于城市发展来说,小贷公司既是对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补充,共同形成城市多层次金融体系,也是实现金融资源有效配置的重要部分,小贷公司还能改善城市金融服务、促进中小微企业和三农经济发展,在助力普惠金融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黄苹说。

爱群大厦。由香港爱群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投资兴建,在1937年至1967年是广州第一高楼。广州民间金融街管委会供图。

零风险零事故

监管前置实时监测放贷数据

一直以来,民间融资由于参与主体广泛、形式多样、转贷乱象、操作不规范等等问题,成为政府监管难题,还容易引发高利贷、非法集资、暴力催收等违法犯罪活动,此前频频暴雷的P2P更是对金融秩序乃至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造成恶劣影响,也对互联网金融行业本身的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但金融街自2012年建设以来,实现了十年零风险零事故。尤其是在没有任何可借鉴经验的情况下,如何做到既让企业发展好,又能够守住风险?

周芳认为,要从信任企业的角度出发,适度监管企业的经营,同时收集企业数据,也与企业共享数据,搭建一个共建共享共治的平台。

只要换位思考,很多东西就化解了,企业是来求发展的,没有人天生就想干坏事。我们慢慢的把监管变成服务,让企业感受到,我是来帮你的,周芳举了个例子,比如,小贷公司也很怕客户‘一房两押’造成风险,如果大家都把交易的数据、资料上传到统一的监管平台,那么只要一查询就可以避免这个问题。其实最早,我们搭建监管系统就是这么一点一点碰出来的,我们跟企业坐下来谈,哪些点可能有风险,哪些需要监测,互相探索,然后建档案,上系统。

金融街自主研发的民间金融风险监测系统,实现了对民间金融风险的实时、动态监管;发布民间融资广州价格、小额贷款利率指数、民间金融景气指数等,提高民间融资价格的透明度,实现政府对融资的价格监测。

其中,金融街小贷非现场监管系统目前已升级到3.0版,能够实现互联网小贷公司数据与监管系统进行对接,从而确保小贷公司上报数据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及时性,为实时监测和穿透监管提供数据支撑。同时,互联网小贷公司与监管系统的实时对接还能够推动传统小贷公司建设和完善信息系统、业务系统,以便下一步实现与监管系统的实时对接。

也正因把风险想在前头、监管前置,广州对民间金融的监管探索填补了国内多个空白。比如,金融街首创《广州民间金融街互联网金融产业基地管理与服务办法(试行)》,设置了严苛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入驻门槛,包括注册资本、经营模式、高管团队、财务制度、股东条件等等,提交材料后还需经金融街专家评审委员会打分,90分以上才可入驻。到目前,金融街的互金公司数量为零。

金融街还在全国范围内率先编制《小额贷款公司监管手册》,制定全国首个区(县)级民间金融风险应急预案及互联网小贷监管办法、主监管员制度等近10项监管办法。

然后,将上述探索固定下来,形成标准。金融街制定颁布了1个国家标准《民间金融资产评价指标分类》、3个团体标准,填补了民间金融标准的空白。

2019年初,金融街启动建设数字普惠金融监管试验区,这是全国首个以监管命名的试验区,正式开启了将监管科技运用于数字普惠金融领域的探索。

十年来,金融街在探索中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建设和管理经验,并被沈阳、哈尔滨、西安、武汉、成都、东莞、佛山等多个城市复制、借鉴,为全国试行民间金融集聚发展提供了可复制、可推广的创新范式。

金融+产业

与海珠广场片区一体化发展

如今,金融街已基本建成配套齐全的金融生态圈。周芳说,下一个十年,金融街的目标依然是以服务实体经济为核心,以建设国家产融合作试点城区为契机,引入一些高端的产业,通过金融来服务好这些落户的企业,引导产业与金融协调发展、互利共赢。

第一是把现有的金融机构做强做大,在稳健发展前提下逐步拓展创新,去做一些前无古人的事情;第二是围绕越秀区、广州市的主导产业,比如文化创意、健康医疗、科技创新等等产业,在金融方面提供相关支持,吸引他们来这里落户;第三是以商招商、政企联动,以服务取胜。周芳说。

2021年,越秀区入选第二批国家产融合作试点城市,成为广州市唯一一个试点城区、全省三个试点城市之一。在此背景下,金融街建立了越秀区产融服务平台,其中特别推出地方金融服务专区,持续引导和支持小贷公司加大对个人和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

目前,平台处于试运行阶段,已有注册企业8801家,授信金额11303万元,放款金额3346万元。

同时,金融街还建设了海珠广场公共服务大厅、深交所广州服务基地、越秀区企业上市综合服务平台等一系列公共服务平台,旨在为企业、公众提供借贷咨询、股权交易、资产交易、政策咨询、上市培育等全方位服务。

未来,金融街将与海珠广场片区实现一体化发展。图为海珠广场夜景图。广州民间金融街管委会供图。

黄苹认为,金融街现在需要补齐的短板一是清晰定位,要明确金融街与广州其他金融平台的关系,比如如何跟天河中央商务区、国际金融城、南沙国际金融岛等重大金融平台实现差异化发展;二是空间扩容,金融街位于GDP密度全市第一的越秀区,空间有限,阻碍金融业发展壮大。

金融街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近年来着力培育了数个金融业高端载体,比如前述大丰银行广州分行所在的星寰国际商业中心,就是由双子塔办公楼与大型商场组成,集甲级写字楼、高端商业配套、餐饮娱乐为一体的综合建筑群,总体量达30.4万平方米。目前已集聚大丰银行广州分行、友邦保险广东分公司、中英人寿广东分公司、华泰财险广东省分公司、北京人寿广东分公司,以及深交所广州服务基地、上海保交所南方中心、广东省保险行业协会、广东省保险中介协会等众多金融机构。

还有沿江西路与解放南路交汇处的5A甲级写字楼丽丰国际中心,竣工验收后,将新增高端物业7.2万平方米。再加上产业转型升级后的万菱广场,目前万菱广场进驻了12家小贷公司、4家商业保理等超20家金融机构,2019年成为税收亿元楼宇。

未来,金融街将与海珠广场片区实现一体化发展,助力粤港澳大湾区总部经济集聚区建设,在载体优化、产业融合、风险防控等方面再升级。周芳说。

黄苹建议,未来金融街要继续创新,开发更多满足小微企业融资需求的金融产品,扩大金融服务覆盖面。从金融工具、产品对象、服务模式精准发力,为企业及灵活就业人员提供信贷便利,打造全国小贷标杆城区。

采写:南都记者冯芸清 实习生吴诗愉

编辑:冯芸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